『以南』向前进

我分明最荒诞,却爱着最好的他,于是我的下一步只能是前进。

『昭白昭』Than flesh and bone

『昭白昭』Than flesh and bone
*推荐BGM《Take it with me》Tom Waits演唱版本
*现代一方死亡预警
*虽然一方死亡但是我自认文是温馨向的!
*结尾有自己的一些想法,可以略过

玫瑰之所以备受人们喜欢,有百分之七的原因归于它细长花杆上的刺,和她姗姗来迟的枯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引
这是2002年年末。
白起的放手,是在1999年的冬天。
晨光熹微,嬴稷在一阵心悸中睁开眼睛,他的...

2018-09-01

我还是喜欢女人

我初二的春天,梦见自己亲吻一个女人的大腿内侧,那种感觉远远不是缱绻缠绵可以形容的,当时我就意识到自己喜欢同性。
初中对一个只能算普通朋友的女同学有过好感,毕业时送给她一个莫比乌斯环,内侧写着SHMILY(See how much l love you),那段一个人的懵懵懂懂的喜欢就这样终结。现在即将高二,也因为一些事情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喜欢所有类型的女生。
我喜欢那种愿意和我趴在床上,谈论王尔德和杜拉斯的女生,我轻轻念出一句,她相视一笑,所有的回答和笑意一起写在眼底。我缠上去,叫她说出来。然后下雨天,我们靠在窗边,谈物理,谈宇宙,谈操*蛋的哲学和湿漉漉的空气。她不漂亮,没有多么高雅的气质,可她不大的...

2018-08-08

点梗你们看着点吧

昭白昭最近没怎么产量,之前的脑洞一直存着没写,孩子们看着那个梗好选哪个(评论写序号),三天后(8号)统计得票最多,这可能是我最后一篇昭白昭
以下所有x无意义
1.狐妖小红娘au 狐帝嬴稷x上辈子剑客这辈子将军白起 大概be
2.书信体嬴稷独白《没有来过我生命的你》be
3.老年嬴稷独白向《向何方哭你》be
4.随便一发温馨短文
5.《落日跳崖》后续《掘墓人进了坟墓》be

2018-08-05

『MLM』53º 40,6 N 008º 06,3 E

『MLM』53º 40,6 N 008º 06,3 E
*题目取自/推荐BGM《53º 40,6 N 008º 06,3 E》
summary:麦考夫背叛了格雷格,格雷格决定和他分手,安西娅建议麦考夫休假散散心。

麦考夫从未如此希望这场雨可以一直下下去。他拿惯手枪和公文的手指随着击打落地窗的雨点,无规律地敲打着座椅的红松扶手,阴雨天气引起他左侧肩胛骨旧创的疼痛,千万只白蚁啃噬着他腐朽的身躯堡垒。将死未死,麦考夫这样活了十几年,直到他遇见他一生的光。
而他的救世主坐在隔壁卧室的窗户前,半旧的行李箱在他的脚边和他一起等待雨的终结。格雷格的银发在早已黯淡的天光里一...

2018-08-05

『神夏』终生憾事 章六

章六
“韦恩先生,”福尔摩斯太太加重了手上的力度,费力挣扎的波斯猫碧眼里透出濒死的暗光,“所以,我们是不是该恭候斯塔克的大驾?”
“不用了,伯母,比起谈判,我觉得托尼会更喜欢一炮轰了你的头。他现在正在探望欧洛丝。”布鲁斯用枪抵着夏洛克的后脑勺,比划了一个开枪的动作,吓得一旁的约翰大喊一声夏洛克的名字。
“没事的,约翰,他不会杀了我。”被布鲁斯之枪威胁着的夏洛克安慰着他受到惊吓的爱人,他已经意识到布鲁斯来这里根本不是来救自己和约翰的。
“放心华生先生,如果走火了,我会送你和他相聚的。”花花公子勾起一个轻蔑的笑,他挑眉看向贵妇怀里在一声尖锐且遏止的嘶叫后死去的猫,福尔摩斯太太一如既往地优雅而温柔地抚过它长...

2018-07-30

『睿津』有猫绥绥

有猫绥绥
大龄未婚大学文学系教授萧景睿X中国狸花猫钢琴教师言豫津
附注:豫津猫态人态可自动调换;微双侯(言阙x谢玉)
Part 1.   I am the soft stars that shine at night. 
夜的女神托勒(注①)总是深爱冬日,早早驾驶着战车划过天际,将大地笼罩在夜幕之下,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宁静。远远一望,扑闪的路灯似是这毫无边际的夜里唯一的星光。
深深的巷子里传出一阵尖叫,跑出一只猫来,紧跟其后的两个男人手持利刃却是一脸慌张惊恐。猫回头看向他二人,黄澄澄的猫眼,瞳仁边缘泛着幽幽的绿色。两个男人站在它面前,仍是不可置信而又万分惊恐的表情,长相较为...

2018-07-28

『睿津』断简十题

睿津十题——断简

作者:以南

P.S.配合《辽东鹤》食用味更佳

1.闲看儿童捉柳花

昭平二十年,春。

芭蕉分绿,柳花乱飞。宫中婢子送上今年的梅子,送一颗入口。唔,真酸。

今日宫宴,言豫津以此为借口推了公事,带着儿子阿睿早早到场,刚刚入座,儿子便被夏冬抱在怀里逗着。

同样早到的长林王妃哄着怀里的幼子,还必须时刻盯着自家好动的长子萧平章。小世子蹦蹦跳跳,全不顾母亲的呼喊,在殿外东跑跑西蹿蹿,追着柳絮,心急了一蹦半尺多,双手向上一探一拢。他又在惊呼担忧的婢女围成的圈子里,双手微微开一条缝,眯眼细细窥探,确认柳花无恙,心满意得地扭头往他母亲那里跑,嘴里“母亲”、“弟弟”换着叫个不停。萧平...

2018-07-28

睿津 辽东鹤

『睿津』辽东鹤
*景睿死亡梗,豫津微微黑化+怨气
黑历史

引.
昔有仙人丁氏,于灵虚山学道成仙,后化白鹤望乡而去,归辽东,城郭人民,触目皆新。
经年久别,谁人可解,其中滋味?
只是经年,到底是经过了多少年?
1.
帘外雨潺潺,多日来的闷热一扫而空,言豫津已经沐浴更衣,身上再无半点异香,就如同景睿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言豫津抬头望向窗外,密集的雨点袭来,黑云阻挡了视线。刚过惊蛰,雨水便这样大了,也不知今年会不会有洪涝。他忽然自嘲一笑,真是的,当官当久了,时时刻刻都不敢忘忧国。
他合上窗,几上的公文本就还有一半未看,不过睡一觉的时间竟又送来两篇,看来这选拔官员的事可得催催了。
不过若一辈子写来也就两篇公文长短,必然是...

2018-07-28

愚蠢的我手贱把终生憾事的底稿删了,所以宝贝儿可能要再等一天,致歉

2018-07-28
1 / 11

© 『以南』向前进 | Powered by LOFTER